2020-06-19 B惠生活

Kawakami:勇士的辉煌时期始于柯瑞、德雷蒙德和克莱,也将由他们决定如何及何时结束

勇士辉煌始于Cuury、Green和Thompson,将由他

这些天看起来勇士的主要球员们都更加放鬆、精神面貌焕然一新了。在经历了一系列震惊联盟的爆炸消息之后,需要一些时间来沉澱——球队翻过了之前的王朝一页,这个夏天开始之后经历了一些起伏。

2019年自由球员“嘉年华之旅”已经结束。凯文-杜兰特走了,球队阵容完全重置。留下来的球员、教练和管理层终于可以喘一口气。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多了,只等九月末训练营开啓,再次打球而已。

斯蒂芬-柯瑞、德雷蒙德-格林、克莱-汤普森、斯蒂夫-柯尔和鲍勃-迈尔斯又重新回到视线中,而且……是的,听上去非常像他们过去的自己。直白地说,就像回到了2014年的勇士。 首先要说的是,我选择的话题,就是柯瑞、德雷蒙德和克莱是开啓这次王朝之旅的基石,而他们也将决定这会如何以及何时结束。在杜兰特决定前往篮网的那一刻,对勇士来说这个夏天要做的事情就是确保他们的三大基石能够继续带领球队前进,无论是进入大通中心球馆的首个赛季,还是更远的未来,只要他们还有这个能力。 “我希望凯文(杜兰特)能够回来;我们都希望他回来,”本週迈尔斯在我的播客上说到。“那会非常棒,尤其是在新球馆开放之际。那是一支非常强大的队伍,会让人们充满兴趣来观看比赛。幸运的是,我们能在过去的三年裏都看到这些。” “但是当他离开的时候……我感觉就像是时候再次让斯蒂芬、克莱和德雷蒙德看看他们一起能有什幺成就。这幺说吧,他们也值得这样的信任。不是我,也不是你,而是他们……他们已经做到了,不是吗?很多时候,你会说,噢,把他们都留下。可以说,他们能够一起赢得三次总冠军是非常罕见的。因此让他们来决定能够做到什幺,能够达成什幺成就吧。”

当然,现在的情况也并不容易:柯瑞31岁,德雷蒙德29岁,他们俩的身体都经过了漫长的季后赛之旅,而29岁的克莱还需要从总冠军赛最后一场所遭受的膝盖韧带撕裂中恢复回来。他们不再是一支超级球队,他们甚至也不是那支在2015年杜兰特到来之前就赢得了他们第一座总冠军奖盃的球队。主力球员更加年长,而球队阵容却变得单薄。 而且,勇士将大量的薪资空间用在了柯瑞(还有三个赛季)以及今年夏天刚刚重新签约的克莱(还有五个赛季)和格林(还有五个赛季)身上,这会使他们将巅峯期的表现奉献给勇士。 另外,由于勇士通过先签后换得到了丹吉洛-罗素,他们将严重受限于硬薪资帽,因此迈尔斯和勇士管理层不得不放弃安德烈-伊格达拉,并且疯狂地讨价还价,试图得到能力範围内最好的和最年轻的辅助球员。自2014年以来,勇士第一次不再是总冠军的大热球队。汤普森最早也到等到赛季的后半段纔会迴归。他们还不清楚罗素和其他新球员如何融入球队体系,也不知道需要对自己熟悉的比赛方式做出多少改变,才能够融汇所有的新球员。 但是如果你了解柯瑞、克莱和德雷蒙德,你会知道他们在面对全新且繁多的挑战氛围时会被激起更多的活力能量。

或者说,非常多的能量。 “我喜欢这样,”本週早些时候格林告诉EPSN的Rachel Nichols。“你懂的,被人看扁。距离我们上次被人看扁已经有很长时间了,但现在这种感觉回来了,我很怀念这种感觉。我相当确定,斯蒂芬(柯瑞)也一样,而克莱在这个夏天给我发了一些信息,让我确定他也是这样的……所以,我要对给出赔率的人说声谢谢。是你们“激励”我成爲今天的我,我很期待他们会再次让我达到什幺新高度。” 格林也谈到了这一点:一切都起源于2009年选中柯瑞,2011年选中克莱以及2012年选中格林,他们都希望能够最大化地利用在一起的每一秒。 “从我进入联盟起,我就跟斯蒂芬和克莱混在了一起,”格林告诉Nichols。“当不被看好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开始书写金州勇士的故事了。” 当然,这并不是说勇士会立刻重回争冠队伍行列,甚至成爲西区顶尖球队。在下个赛季他们肯定会遇到一些非常艰难的夜晚;如果柯瑞或格林缺席很多比赛,他们甚至会面临缺席季后赛的危险。 防守和客场战绩会是他们很有压力的两个相互关联的方面。如果你的进攻很棒,你会赢下很多主场比赛,很多不错的球队都能做到。但是防守才能够使球队赢下那些艰难的客场比赛并且排名靠前。勇士现在缺少了伊格达拉、肖恩-利文斯顿,在赛季前半段也没有汤普森。另外球队在休赛期的补强也并没有聚焦在防守方面。下面是勇士在柯尔时代五年来的客场战绩以及球队的防守排名: •2014-15赛季:客场28胜13负,联盟最佳(防守效率排名第1)•2015-16赛季:客场34胜7负,联盟最佳(防守效率排名第6)•2016-17赛季:客场31胜10负,联盟最佳(防守效率排名第2)•2017-18赛季:客场29胜12负,联盟第二(防守效率排名第11)•2018-19赛季:客场27胜14负,并列联盟最佳(防守效率排名第11) 勇士在进攻端也有可能会焕然一新。正如迈尔斯提到的,他们也许将会(至少部分地)减少柯尔的动态进攻方式,增加挡拆回合,从而发挥出罗素和新中锋威利-考利-斯坦的长处(也是应对缺少伊格达拉和利文斯顿所做出的调整)。 是的,这看上去有些过时。你知道吗?对于一支长时间被放在放大镜下揹负着巨大压力,却从各方面而言都相当成功的球队来说,这也许会是他们整装再出发的一次机会。减少一些聚光灯的关注也并不是一件值得伤心的事情。

“我今天跟斯蒂芬聊了一下;我认爲这像是一种很奇怪的变化,”迈尔斯说到。“这并不赖,但是总是有一种希望能够赢下所有比赛的压迫感。这意味着你要有一支很棒的队伍,应该说是伟大的队伍。(但是)我认爲我们不再像过去一样有犯错的空间,这是一个挑战。如果我们打得不好,可能就会输球了,那滋味可不怎幺样……” “对每个人而言改变都是艰难的,但总是要面对的。所以问题只是我们要如何面对挑战?但是我很高兴能够听到球队领袖——斯蒂芬和球员们说,我们会面临挑战,但这是具有积极意义的。” 实际上,勇士管理层在这个夏天做了一些折中处理。通过交易伊格达拉,他们得到了罗素这名23岁的潜力股,并且得到了一些看上去不错的年轻球员。另外,他们也确保了德雷蒙德和克莱的长期留队。 他们并不是静静地坐在那裏看其他球队表演,也没有拆散他们的核心。 “嘿,你看,我们爲球迷这幺做了,不是吗?

”迈尔斯说到。“我们正在打造一支球迷们会爲之兴奋的队伍……一方面来说,是的,我们改变了整个阵容,但是三名主要球员留了下来。我认爲对球迷而言,他们可以说,‘好吧,球队阵容不再是老得不行了,他们现在焕然一新,但是能够看到30号、11号和23号在那儿,我就觉得很安心了。’这让人很舒适,对我来说也是一样。” 对于勇士来说,是时候做出一些改变了。没有球队能够一成不变,即使在连续五年闯入总冠军赛之后的勇士也是如此。但是勇士在这个夏天留下了柯瑞、德雷蒙德和克莱,这是最重要的,因爲柯瑞、德雷蒙德和克莱已经证明了他们有这个资格,就该这样。